忙碌中,暂作休息

ky的朋友 我会直接赠送拉黑一条龙大礼包🙏🙏 并不喜欢看到文下面出现这种评论

【赤琴】转生成死对头的猫怎么办(06)

*琴酒死了,睁开眼睛却成了赤井秀一的猫。

*06 做好见家长的准备了吗?


  此时,美国。


  宫野志保抱着一摞资料,匆匆出了教学楼,推开楼下咖啡馆的玻璃大门。


  她径直走向预定好的座位,拉开椅子,坐到等候多时的男人面前。


  说实话,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叫出“表哥”这种称呼,心思一转,最终还是喊了声“赤井先生”。


  “点了你喜欢的咖啡和三明治。”


  赤井秀一对着自家表妹友好地笑笑,倒也并不急着拉近距离,只是以普通的寒暄开场。


  “听说你主持的那项研究马上就要结题了,恭喜。”


  宫野志保那头栗棕卷发有些微长了,发尾打着弯,落在颈间。她捧着...

【赤琴】转生成死对头的猫怎么办(05)

*琴酒死了,睁开眼睛却成了赤井秀一的猫。

*05 你们是什么关系?

  

  那支颇有几分重量的钢笔落地时仿佛慢镜头。


  咔哒一声闷响,钢笔咕噜咕噜,工藤新一的大脑就在此刻转为一片空白。


  他在这短暂无比的几秒间想了许多。


  比如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琴酒。


  如果是,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?甚至青涩。


  如果是,是否下一刻他就会从那身深蓝的米花高中制服里,掏出手枪开始扫射?


  或者这间教室外其实已然埋伏了数不清的狙击手。


  工藤新一原本对于自己的保密工作很有信心。


  尽管他周旋于 FBI 和日本公安之间,但除了极少数人知道他的行动...

这篇有缘再见吧😮‍💨

【赤琴】苦夏(02)

*ABO,组织覆灭后,非常规 Omega 琴酒

#全世界都知道我怀了宿敌的孩子只有我不知道#

*「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,蝉开始知趣地收敛,冰凉到牙痛的汽水不再是小孩们的首选,那些令琴酒感到烦躁的症状,却仍未有哪怕半点好转,连日的多梦与恶心如影随形。监狱机构那边送来了检测报告,他却不是第一个看到结果的人。赤井秀一盯着那些复杂的数据,告诉他,仅仅是苦夏而已。」


  琴酒似乎做了个梦。


  他听见监狱的鸣笛隐约,人们低声交谈,意识模糊,像是浸湿了水的绸布一般,重重地沉去。


  一切都混沌不清,光影交织错杂,却又远比任何事物都来得真切。


  他又一次回到了...

【影日day企划/7: 00】天堂Paradise

*高中毕业前,日向翔阳决定前往灵异传说中的教室

*他遇见了向他告白的「幽灵」

*无灵异元素,仅仅是双向暗恋的两个笨蛋

*「影山飞雄知道,被超度的亡灵大概会升入天堂。他并非亡灵,也未被超度,但此时此刻,身在天堂」

*✨本次接力和月悠进行了组合出道(?

@月悠UUU 

月悠老师的插画与本文为同一主题🥰


*01


  学校里总难免有些奇怪的校园传说,且大多掺杂了令青春期少男少女毛骨悚然的灵异元素。


  乌野高中也不例外。这所近年来因排球而再度声名鹊起的高中,由历届学生们口口相传,最著名的传说便是 3 号烹饪教室的幽灵。


  据说,每当...

【影日七夕11:00】意乱

*ABO

*决赛前夜,日向翔阳的情热期忽然来临

*于是他决定请求自己搭档的「帮助」

*「亲吻,拥抱,喘息,称之为友情。」

*上一棒 @水青山令 

*下一棒 @云落的星辰💓 

*「此刻,呼吸相融,温度交换,不过意乱情迷。」


  一切都来得古怪而突然。


  影山飞雄速战速决结束了晚餐,便回了选手会馆中的休息室。


  明日就是决赛,良好的休息与充足的睡眠是一场胜利战役必不可缺的条件。


  但当他推开那扇再熟悉不过的门,他却几乎要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。


  他紧蹙着眉,下意识地重重关上房门。他便站在夜晚空无一人的门廊外,..................

【赤琴】苦夏(01)

*ABO,组织覆灭后,非常规 Omega 琴酒

#全世界都知道我怀了宿敌的孩子只有我不知道#

*「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,蝉开始知趣地收敛,冰凉到牙痛的汽水不再是小孩们的首选,那些令琴酒感到烦躁的症状,却仍未有哪怕半点好转,连日的多梦与恶心如影随形。监狱机构那边送来了检测报告,他却不是第一个看到结果的人。赤井秀一盯着那些复杂的数据,告诉他,仅仅是苦夏而已。」


  常言道,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
  但若真要问一问赤井秀一,那恐怕他也弄不懂这句话是否适合用于形容琴酒与他。


  如果说是仇人,那再恰当不过。数年的纠缠与追击,隔着海岸的狙击与爆炸,在硝烟与血液的躁动中用每个动作告诉对方...

【高银】花宵道中(02)

*如果幼年银时被夜王凤仙收养

*误入吉原的少年高杉 X 少年花魁银时

*「他那时才第一次知道,原来胭脂品尝起来并非纯然甜蜜」


  高杉晋助从前并没来过这样的地方。


  他的大多数时间在竹刀相击声清脆的道场里度过,印象里只有肩膀上许久未能消退的淤青,和父亲失望的目光。


      吉原的光影朦胧与欢声笑语于他而言是个全然陌生的世界。


  这间光线昏暗的茶室中,连榻榻米都浸满了不知名燃香的甜腻味道,掺在茶叶的清苦中尤为明显。


  矮桌边点了两盏小灯,那些玫瑰色的光晕跳跃着,被割裂成破碎的透明色块,映在银发...

【高银】花宵道中(01)

*如果幼年银时被夜王凤仙收养

*误入吉原的少年高杉 X 少年花魁银时

*「他那时才第一次知道,原来胭脂品尝起来并非纯然甜蜜」


  高杉晋助是在一阵粗鲁的推搡中醒来的。


  过于用力的摇晃让他空荡荡的胃愈发不舒服,生出欲呕的错觉来。


  他睁开双眼,面前的景象是全然的陌生。


  “小子,给我在这儿乖乖待着!”


  男人啐了一口,骂骂咧咧地离去。沉重的木门被哐当一下关上,高杉晋助仔细地去听了那声响,有咔哒一声,说明外头的锁已然牢牢将他……与身边这些小孩关在一块儿了。


  这里大概是一处地牢,充斥着腐朽木材的阴冷气味,四处昏暗无光,连一盏小油灯也无,但嚷嚷人声...

1 / 5

© JuliEve | Powered by LOFTER